首页>>理论前哨>>

深圳城市文学的“年轻书写”

编辑:小月 来源:深圳文学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4-12-18

“新城市文学理论丛书”:深圳城市文学的“年轻书写”

——深圳“新城市文学理论丛书”首发式座谈会综述

12月13日,由深圳市出版发行集团、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主办的深圳“新城市文学理论丛书”首发式座谈会在深圳中心书城举行。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吴义勤,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孟繁华,深圳发行集团总编辑、海天出版社社长陈新亮,深圳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林亮和顾焕金,深圳大学胡经之教授、陈继会教授、曹清华教授和王素霞教授,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周思明、深圳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市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南翔教授,著名文化者胡野秋,著名作家、丛书总策划邓一光,市文联创研部主任、市文艺评论家常务副主席李华,协会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于爱成,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蔡东等30多人参加了座谈会,围绕这套丛书,对深圳城市文学作了广泛研讨。座谈会由深圳市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海天出版社社长尹昌龙主持。

陶明远:丛书填补了深圳城市文学研究的理论空白

海天出版社总编辑陶明远介绍说,这套丛书开始策划于2012年,于今年12月正式出版。丛书包括王素霞的《深圳:日光之下的文学虚构》、于爱成的《深圳:以小说之名》和蔡东的《深圳文学:生长与展望》三部专著。丛书从文化地理学、城市与文学的互文、城市文学的整体面貌等层面对深圳建市以来的文学尤其是小说创作做了深入而细致的理论研究和学术梳理,构建起了一套深圳城市文学研究的话语体系,填补了深圳城市文学研究的理论空白。甫一出版,丛书就受到深圳乃至全国文艺批评界的极大关注。

邓一光:丛书是深圳城市文学的“年轻书写”

邓一光向丛书三位年轻学者表示祝贺,认为他们以城市文学为课题,做了一次意义非凡的学术研究;并向丛书的学术顾问和设计者,以及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专项宣传部基金会、海天出版社和深圳市文联等单位表示感谢。他指出,城市的现代化进程深刻地影响着人们当下和未来的生活,我们有必要对现代化进程中人与城市的关系做出理性思考。深圳是中国大陆现代化进程的发源地,也是现代化诉求、焦虑、教训和经验的集聚地,是一座最富现代性的标志性城市,深圳必然要关注城市文学这个课题。这也是策划这套丛书的初衷。他认为,现代性是人类文明中最年轻的心态。由深圳的青年学人对深圳的城市文学进行一次“年轻书写”,这是一种极有意义的尝试。

吴义勤:丛书丰富深圳当代文学的总体叙事

很长时间里,人们往往将深圳文学及其研究仅仅限于打工文学,甚至以打工文学作为一个新闻点加以炒作和宣传。事实上,大家“走了一条弯路”。深圳是一座表达城市经验最鲜活的前沿城市,我们应该在“城市文学”这一大背景下思考深圳文学的地位和贡献,这才是深圳文学研究的正轨。这套丛书正是从这个角度上,丰富了深圳当代文学的总体叙事。因为,经过了多年的发展与积累,深圳自然要对它的文学经验、作家和作品做一个理论总结。

他认为,王素霞具有扎实的文本阅读功夫和较强的理论研究能力,对研究对象充满情感,对许多具有代表性的都市文学家和文本都有较好研究,对深圳文学研究和深圳文学理论研究有着积极贡献。蔡东具有独特的文学气质,善于以另类的、个人化的表达方式,介入日常的生活经验,从中体现出她的特点。《深圳文学:生长与展望》一书以文化学的路径进行文学研究。正因为有了具体创作经验的共鸣,她对深圳70后、80后作家的研究把握很准,她本人也是深圳城市文学创作者的一位优秀代表。于爱成在《深圳:以小说之名》一书中呈现了深圳几乎所有小说家,并逐一对之作了评价。这是一个基础性的工作,既有学术研究价值,而且也是又文学史的价值。

他还提到,深圳为学术性图书举行隆重的发布会,给学术以尊严,给青年学者以荣耀,这是深圳城市魅力的体现,也是深圳城市活力的体现。近年来,深圳的文学气氛浓厚、文学活动活跃,促进了文学作家和文学学者的快速成长。

孟繁华:文学艺术是深圳的城市之魂

城市不仅是一种地域的差异性,也是一种文化、精神甚至心情的差异性。这个心情往往就是由一座城市的文学、艺术、文化所带来的。彼得堡、巴黎、伦敦等城市的差异性最终就是由其文化来决定的。人们往往也只是记住某座城市的伟大作家和艺术家,而不是市长。在某种意义上,深圳文化人的文化活动和精神活动就是深圳文化的表现,就是深圳城市终极魅力的表达。“打工文学”只是深圳整体城市文学的一部分,以“打工文学”来概括深圳的文学特点是不全面的。所以,这套丛书命名为“新城市文学理论丛书”。

深圳城市文明全面兴起,城市人口远远超过了乡村人口。与之同时,深圳文学也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城市文学写作远远超过了乡村文学。另一方面,中国城市文学的再度兴起与深圳有着密切的关系。建市伊始,深圳就以城市文学作为它的主要特点,深圳是全国新城市文学的典型代表。深圳民治街道办内刊《民治·新城市文学》就直接以“城市”命名。这类杂志见证着深圳城市文化的发展,记录着深圳的文化生活方式,必将在深圳的出版史与文化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他提到,丛书总策划邓一光是一位具有理想主义情怀与抱负的作家。2012年,他策划出版了“深圳当代短小说8大家”丛书,尝试以小说为代表,构建起深圳城市文学的整体成就。文学艺术就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尤其在深圳这座生活节奏较快的城市,文艺的意义就更重要了。对于深圳这座仅有30余年建市历史的新兴城市而言,这两套丛书只是初具规模,但也将成为深圳构建“城市之魂”的一个重要参照。

他认为,丛书三本著作各不相同。王素霞的著作表述规范,同时充满诗意。她眼光独特,视野开阔,具有“根”的意识,见证着深圳文学的发展历史,同时善于探索深圳文学与香港等周边城市文学的关系。蔡东是80后青年作家的领衔主演之一,对人性有着敏感的的洞穿力和感知能力,笔力娴熟;同时她又具有理论家的视野和感受力。于爱成用功甚勤,关注并分析了深圳近年来几乎所有的一线小说家。在没有任何文本参照的情况下,他第一次以系统、完备、严谨地梳理了深圳小说的整体生态,殊为不易。他认为,丛书三本著作都是小说研究,略显单一。他建议以后可扩展至深圳的影视、诗歌和话剧等文学样式,使之更丰满。


张燕玲:丛书反映深圳的城市学术生态

“新城市理论丛书”与深圳的城市文学,或者说“文学深圳”,是一同成长的。这套丛书不仅丰富了“文学深圳”的理论建构,也为处于形成期中的中国当代城市文学史提供了独特的学术论述。在城市文学理论相对薄弱的今天,这类学术著作的出版尤为可贵。丛书反映了深圳的城市学术生态,也是组成整个社会文化生态的一个部分。丛书总策划邓一光以其出色的文学创作,丰富了深圳文学;同时,他以其对文学的忠诚和独到的专业精神,一如既往地奖掖后进,带动了一批青年作家,就像其作品《你可以让百合生长》一样,为深圳的社会文化生态做出了积极建设。

丛书三位作者,都是成长中的青年学者,他们代表了深圳学术的未来。其中,于爱成是“文学深圳”具体工作的策划者与创作者,在作协副主席的岗位上,积极评介深圳的打工文学、青春文学、网络文学等,为深圳文学默默努力。《深圳:以小说之名》一书从深圳文学的内部和作家出发,全面系统地书写深圳文学史,其中“新的城市性”等提法尤具创见;该书文笔扎实,文本细致,论述严谨,具有文献意义;其批评文字诚实中正,饱含着现实关怀,他是一个有担当的批评家。王素霞的文学研究侧重于叙事学,她关于深圳文学具有“上面的”、“街道的”和“下面的”三种视觉的说法非常独特。她以作品评论的方式,与深圳这座城市对话。这是一种“有我之境”的批评方式,有深度,有温度。蔡东的批评文字具有一种出色的感受力。作家与批评者兼具的双重身份,使她既可以对作品的魅力入乎其内,又可以凭其理论素养而出乎其外。她的见识显示出了一种不凡的气质,或者说“才女型”的批评,这是不可模仿的,是天生的,难以复制。

同时,她还称赞蔡东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和写作态度。她善于享受生活,具有一种向上向善的生活情调,用文学来做学问,又用学问带出文学。她说,有修为的作家才可以走得更远,她对蔡东未来的文学创作和批评表示期待。

胡经之:深圳文学创作和文艺批评共同成长

胡经之提到,他来深31年,几乎经历了深圳文化艺术的整个发展过程。深圳文艺有两个显著的特点:其一,深圳文艺与城市发展紧密联系,从无到有,从小大到,从低到高,其发展速度是空前的。其二,深圳的文艺批评与文艺创作紧密结合。他认为,“新城市文学理论丛书”就是深圳新城市文学的理论丛书。

深圳文学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最初的十年,深圳的文学成就较小,基本上以记事文学为主,即报告文学,并与文艺评论关系紧密。第二个十年,文学样式渐多,期间出现了新都市文学、打工文学等。2007年,深圳海天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深圳文艺理论批评丛书”,共10册,反映了当时深圳文艺理论和批评的发展态势,代表了当时深圳文艺批评的实力和整体水平。目前为第三阶段,这是一种新的常态,深圳文学的创作力量也很年轻。深圳的文化艺术正在不断发展,不断提升,深圳的文艺批评和文学创作共同成长!

李华:深圳应该有自己的文学史

李华说,深圳文艺批评应该辨析两个概念,一是“深圳的文艺批评”, 即深圳之外的批评家对深圳文艺所作的评论;二是“深圳文艺批评”,即深圳文艺家所作的文艺评论。这套丛书就是“深圳文艺批评”的一个丰硕成果。他表扬蔡东从创作到批评较快转型。既从事文学创作,又从事学术批评,这是一笔财富。他勉励蔡东要像对待自己的作品那样认真对待研究对象。

同时,他提到,一些文学评论家很早就对深圳文学史的话题作了讨论,但深圳至今还没有一部关于自己的文学史文本。他希望大家多关注深圳文学史的写作。

胡野秋:诗意评论丰富了文学本身

长期以来,有一种观点认为“深圳有文学创作,但没有文学理论,或者是文学批评”。言外之意是说,深圳文学理论批评显得薄弱了。这套丛书的出版虽然不一定足以改变现状,但至少是一个重要的努力。

他认为三位作者代表了三种类型:王素霞为学院派,注重理论框架的建构,其“后新生态”等概念的提炼体现了深圳新一代理论批评家的独到视觉。于爱成为实践派,是深圳文学的组织者和见证者,其评论文章是对深圳文学全面而细致的文本记忆。蔡东既是小说家,又是职院教师,文学虚构和文学批评兼擅。假以时日,“她可能就是一个女版的南翔!”。他认为,蔡东充满诗意的文学评论就是一个丰富文学本身的过程。

周思明:进一步推进深圳文艺评论工作

创作与评论是车之两轮、鸟至之双翼。可以说,文艺深军及其作品、思潮和现象能够引起国内文艺界的关注,深圳本土文艺批评作为重要一翼,功不可没。现在,有一个流行的看法,即深圳的本土评论与创作相比相对滞后,不够匹配。对此,应做具体分析。这其中,原本就存在评论家与作家在人员数量上的巨大反差,调查资料显示:深圳从事创作的人数达1—5万人之间;而真正有实力、有意愿从事本土文艺评论的人,不过过一二十人,退一步说,加入各级评论家协会的也才百人左右。评论家与作家相比,工作量大得多,往往要读几十万、上百万的作品,才能写出几千字的评论文章。深圳评论家一直在努力,会一如既往地关注深圳本土作家与艺术家的创作。

南翔:深圳文艺评论需要年轻学者的推动

深圳的文学创作和文艺评论是相互匹配的,这套丛书的出版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策划、出版相关深圳文集、文选和评论的,有利于深圳文化繁荣与发展。深圳文艺评论力量的壮大,有赖于这类出版活动,有赖于深圳年轻学者的“推波助澜”。

魏甫华:深圳具有文学史的理论基础

文艺理论深刻影响着一座城市的文学发展!深圳在建构新城市文学的过程中能提供一种什么样的文学经验呢?这套丛书就是一个不小的起步,三位作者也分别提供了各自不同的评论视角,提供了他们个人关于深圳文学的理论建树。他认为,事实上,深圳具有了文学史文本书写的理论基础。

陈继会:丛书首次对深圳文学作整体观照

如果说“深圳当代短小说8大家”丛书告诉了人们“深圳文学怎么样”的话,那么这套丛书则告诉了人们“深圳文学是什么”。丛书首次对深圳文学作了整体观照,在更为广阔的学术视野下对深圳文学作了富有深度的阐释,更加关注深圳文学的历史与未来。

深圳文学发生了结构性转化,城市文学盛行,作家与城市的关系变化将是今后深圳文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对此,他提了三点建议:首先要更加关注深圳城市的人文关系,关注人们如何生活、如何思考;其次站在更大的学术平台与整个中国的文学对话,而非自说自话;再次要更加关注深圳文学的文学性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