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前哨>>

“凶猛的批评精神弥足珍贵”

编辑:孙逊 来源:深圳晚报 发布时间:2016-01-21

“当批评家与文学家称兄道弟,真正的文学批评就不复存在。文学批评成了小圈子里的相互吹捧,批评家们终日像打太极拳一样,稀里糊涂地整出一些名词和理论……”

针对国内评论界怪像的这一声叹息,发自日前举行的“深圳新锐文学评论家研讨会”,深圳老、中、青三代文学评论家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批评家共30多人在这个研讨会上展开对话。

研讨会由深圳市作家协会、深圳文联创研部、深圳市宝安区文联、《文学自由谈》杂志、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办,深圳大学文学院、深圳市宝安区作家协会、山区文艺评论家协会承办,宝安日报社《打工文学》周刊《38°评论》杂志等单位协办。

深圳评论敢于真刀真枪地亮剑

此次研讨会汇聚深圳评论家有一个独门绝技——他们本身不但是评论家,而且是作家、诗人、读者。广东省作协党组副书记孙丽生称,在35年以来的批评实践中,深圳评论力量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初步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批评体系。但如果文学批评缺乏战斗力说服力,就会不利于文艺健康发展。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顾焕金认为,“创作和评论是不同的,文学再强,评论跟不上,我们就缺少了方向。”

此次研讨会,也是深圳新锐批评力量的一次集中展示。《文学报》主编陈歆耕说,在当前批评的泡沫当中,深圳有一种清新的力量在生长,“他们凶猛的批评精神非常珍贵,这是我最看中的深圳文学批评新力量的原因。”

“深圳评论家敢于真刀真枪地亮出自己的剑,不管是什么样的所谓的专家、权威,只要他们发现有问题,那么就掏出手术刀来毫不客气的讲出真相。”陈歆耕说:“在当下当一个批评家其实很容易,你只要敢讲一点点真话你就是一个真正的批评家,你持续的讲真话就是一个大的批评家。”

批评家不宜与作家称兄道弟

批评家江弱水指出,当前批评界的最大问题就是,大家都只说好话,隐恶扬善,批评成为小圈子里的互相吹捧,像打太极拳一样,稀里糊涂地整一些名词和理论,不会真正触及一部作品的问题所在。

批评家唐小林则认为,当今文学批评最大的难处就是,许多著名的作家骨子里看不起文学批评家,“许多文学批评家为了讨好这些著名作家,就拼命地对其天花乱坠似的吹捧,从而丧失了自己的人格。作家一旦和批评家称兄道弟,真正的文学批评就没法进行下去。”

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深圳大学副校长李凤亮说:“批评的第一品格就是独立,评论家应该有自己的独立人格,有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独立才使得批评更加公正,才可能撕去我们今天文学包装中的华丽外衣。”

评论家赵目珍则嘲讽了眼下评论界的一些怪现象。他说:“据我所知,一些批评家不读作品,竟然也能够把评论写出来。”他认为,要想改变现在的文学批评不被外界认可的现象,评论家就应该脚踏实地、认真做事。

深圳晚报记者 陈黎 青训营学员 刘文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