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苑风景>>

阅读王子武:画内与画外

编辑:许可馨 来源:深圳特区报 发布时间:2018-06-11

王子武是中国著名的书画大家,他的笔墨纵横,浑厚有力,水痕墨趣极为动情,给中国画坛开辟了一个新天地。简练的笔墨、扎实的技巧、纯熟的思想、朴实的心灵,他的艺术有自己独有的气韵。他刻苦求学,慎独求精,将艺术的“传神”与“出奇”表达得淋漓尽致,达到了“我自为我,自有我在”的境界。他就像一本丰盈而充沛的大书,值得我们走近他,阅读他。

悬梁奋发精益求精

对艺术家来说,艺海无涯苦作舟,不仅是口号,更是一种实践。

作为画家,王子武在艺术领域的探索经过了时间的考验,卓有成就。青年时期他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勤奋练习基本功,虔诚地向古代经典作品学习,并到北京等地拜访许多名师,聆听教诲。这时,他已清晰地认识到绘画手艺和艺术修养两者同等重要。他坚实的造型功力是经过长期磨炼才获得的,在此基础上他努力提高全面文化涵养,追求作品的艺术格调和个性特色。

画家画到最后,拼的是诗心文胆,拼的是综合文化素养。王子武对古往今来中外的艺术进行了兼容并蓄,并自我消化,从而形成了独有的艺术面貌。中国的文化,秦汉之地的文明夯实了他的基础,开阔的视野,独立的思考给了他与众不同的启发与灵感。

在王子武艺术作品中,“传神”二字贯穿其中。笔墨随心,以形写神,既注意全其神气,又注意将内在思想反映在外部形体,尽精刻微,在人物个性与气质表现上极具深度。

他最擅长人物画。比如,他画的《曹雪芹》构图巧妙、别致到位。此图有方幅、横幅、竖幅三种变体稿,人物均呈侧面,坐于石上。画如塑,人如石,石无语,它原本就是一部《石头记》,把千言万语留给观者想像与思味。

这幅代表作让著名画家黄永玉见了都直呼“震惊”。黄永玉说,王子武的作品《曹雪芹》,我是先看到作品,而后看到作者本人的。于是,就连人也好感起来。王子武的人物在于其中的深度。王子武没见过曹雪芹,我也没见过曹雪芹,但王子武对于曹雪芹形象的刻画是令我信服的。他的介绍我比较信得过。曹雪芹就应该是这样子。王子武的手艺固然好,别的画家也有的是好手艺,区别其实是在于塑造的功力。

于千万人之中见一人,于一人之中见千万人,艺术的魅力在于此。王子武笔下的人物往往奇绝超拔,气韵生动。王子武除了是公认的人物画大家,同时,他的山水和花鸟画也独树一帜,艺术修养全面,博大。

在孤独和寂寞这对孪生子之间往往蕴含着对艺术的体悟。纵观古往今来的艺术故事,艺术注定是一种“独”的表达,而非“众”的戏谑,而孤独与寂寞本身却也成就着诗性的艺术。

在王子武身上就有一种“独”的气性,他独来独往,独自挑灯夜读,挥毫落纸,经年累月,不改一片赤忱。

为人谦和淡泊致远

见过王子武的人都觉得这位老人家非常谦和,身上有一种静气。他人品高尚,既刚直不阿,又谦逊平和,不恋金钱,不关名利,始终保留着中国文人的人格。这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显得尤为珍贵。

随性随和是王子武的性格。知名理论家陈履生眼中的王子武是“淡然”的,“在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能够自绝于媒体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诱惑太大。无疑,适度的宣传有必要,酒香也怕巷子深,可是,确实有像王子武这样的,深居巷子之中,只管酿酒,酿好酒,而不管巷子有多深,不管外面能不能闻到香味,也不管能不能卖得出去。”

他可以蜗居斗室,成天练字,勇攀艺术高峰。他的女儿王小燕介绍说,王子武每天早晨起床要写三个小时字。尽管家里堆满了宣纸,叠的宣纸直接到了天花板,他却舍不得用,爱纸如命。

年轻的王子武去过雷州半岛,也到四川等等很多地方写生,画过少数民族,画过农民工,画过很多肖像。对于平时到家里做客的客人、朋友,但凡开口求张“小像”,他几乎有求必应,都给他们画。有时候因为他不爱说话,朋友来了,他往往就说,“来了,我给你画个小像。”这是他与亲友之间的相处方式。

真正默契的友谊,往往不在于相谈甚欢,而是相对沉默。在这种面对面的静静观察之中,亦是一种情真意切的精神交流。

那些重金求画的人常常不得其门而入,而很多卖宣纸笔墨的人,却常常能够得到王子武的赠画,王子武总是说,他们不容易。

虽为一代画匠,王子武仍心系国家,不忘责任。成名以来,王子武的捐赠不断,只要是公益之举,王子武就会毫无遮掩地表露出来。2008年汶川地震,深圳书画界号召书画家赈灾义卖,王子武将一幅新作拍卖所得全部捐献,成为深圳画家捐赠之首。

王小燕告诉记者,“大爱奉献”是父亲教育我们的社会责任感。父亲一直过着俭朴的生活,不爱凑热闹,但一直关注着社会。自来到深圳,他捐赠不断,只要是公益之需,能帮助人,他都会乐于捐赠。

抱朴守一达观向上

生活中的王子武是个有趣的人,他喜欢养猫、狗,还养过青蛙,养鱼。因为他很喜欢动物。有一次他的女儿王小燕杀掉了几只蟑螂,王子武对女儿说,“为什么要杀死蟑螂,世界是大家的,它跑得欢欢的,干嘛要杀它,怜悯心都没有了。”着实让人哭笑不得。

同时他也是一位好父亲,子女的教育吃穿用度他都一一安排。大女儿王小燕在日本求学工作之际,父女俩每天都通一次电话,往来之间有大量的信件谈艺术谈生活。尺素之间寄托了父亲对女儿的殷殷期待与嘘寒问暖。

2010年7月份王子武生了一场重病,脑与心脏还动了手术,在医院躺了四五十天。后来凭借着坚韧的毅力,通过打太极拳,身体渐渐好转了。他的朋友刘曦林老师来深探望他的时候,他们还一块打太极拳。虽然身体状态不佳,他仍旧没有放下画笔。据王小燕透露,当时他还会写一些字,也会画竹子、喜鹊、青蛙。

王子武的衣着总是很朴实,保持本色。他对生命的态度豁达大度,充满了无尽的希望。即使后来又连续生了两场病,他依然从容面对,在家人的支持下乐观地生活。

有人说,王子武是个没有明显标签的人,在他身上既找不到读书人的教条,也找不到文化人的酸腐;他既不随便与人酬唱游戏,也不孤僻冷傲拒人千里。

在电影《一代宗师》中,有这样一句台词,学武有三个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句话也可以套用在王子武的学艺之路。通过手中画笔,让王子武见到了自己内心渴求,遍布神州大地的写生让他见到了天地,他的作品被给予高度评价,大众喜爱他的作品,何尝不是见到众生。

深圳特区报记者 尹春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