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苑风景>>

深圳文艺评论家敢于“亮剑” 京城“取经”获点赞

编辑:许可馨 来源:读特 发布时间:2018-06-26

中国文艺家之家25日迎来以周思明、王樽、陈向兵、黄永健、于爱成和唐小林为代表的深圳中青年文艺评论家。他们与北京文艺评论界专家学者展开“南北对话”。京城专家表示,深圳文艺批评家充满活力,直面当前文艺创作现实和问题,敢于“亮剑”发声,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非常可贵。

本次深圳中青年文艺评论家北京交流会由中国艺术报社、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和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主任庞井君,中国艺术报社总编辑康伟,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中国艺术报社副社长朱虹子以及北京文艺评论家张晶、白建春、刘琼、陈汉萍、李昌菊、赖洪波等参加交流活动,并就文艺评论工作经验和评论心得开展交流,为深圳中青年文艺评论家提建议。深圳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张忠亮作了讲话,会议由中国艺术报社副社长朱虹子主持。

张忠亮表示,30多年来,深圳文艺评论家以特区文艺现象为突破点,批评力量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初步形成了相对完整的批评体系,并在全国文艺界发出了文艺批评的“深圳声音”。张忠亮归纳总结了深圳文艺评论的四大特点:一、深圳文艺评论的发展与特区实践同行。二、拥有一支生机蓬勃的深圳文艺评论队伍——文学深军、书法深军、深派曲艺、深圳摄影流派得到了全国文艺界的认可。三、发出了文艺评论的“深圳声音”。深圳文艺评论家立足深圳,放眼全国,以特区文化现象为话语背景,提出了移民文学、打工文学、新都市文学、阳光写作等特区文学概念和理论口号。四、深圳新锐文艺评论群体崛起。一批深圳新锐评论家文风犀利,摒弃了时下评坛多见的对理论名词的摆酷炫技和廉价吹捧的“文学谀评”,大胆指斥当代文坛艺坛的现状和问题。

张忠亮认为,深圳在打造中国风格、中国气派、深圳特色的文化艺术,推出深圳优秀文艺作品的过程中,文艺评论的指导、总结、提升是不可或缺的。深圳市评协将继续立足于本土文艺,推进深圳文艺理论创新,努力培育“文艺批评的深圳学派”,为当代中国文艺理论的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为发展繁荣深圳文艺再立新功。

中国艺术报社总编辑康伟在讲话中指出,深圳的批评家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积淀了深厚的理论底蕴和独特的思想光芒,深度开掘着深圳文艺中的艺术价值、理论价值和历史价值,凸显了地域性。同时,在深圳“这条大川”上“弄潮”,有凸显了时代性。正在构想中或者已经在稳步前进的文艺批评的“深圳学派”,是基于深圳而又超越深圳,甚至面向全国、面向世界的。由此,深圳的文艺批评具有强烈的开放性,这既是由深圳的城市特质决定的,也是由深圳文艺创作的独特实践决定的,更是由众多深圳文艺批评工作者的学术眼光和人文情怀决定的。期待来自改革开放发源地深圳的优秀中青年文艺评论家、批评家,能写作出更多具有原创性的、充满诚意的学术成果,为新时代文艺批评提供新的思想资源和学术资源,为别的地域性的批评家群体提供新鲜的经验。

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主任庞井君在讲话中说,当今,文化已日益成为深圳的核心竞争力,持续行进在文化创新道路上的这座城市,正以可圈可点的文化成果,彰显文化自信的“深圳力量”。深圳对新生事物敏锐,对外来文化包容,同时又很“接地气”。着眼于下一步的工作,期待和深圳评协从增强思想交流、加强组织合作、促进人才培养三个方面继续深化合作与交流。庞井君针对当前文艺理论评论发展现状,结合自身思考,提出几个重要的理论问题,与大家探讨了“如何认识审美艺术在人类精神价值体系重建中的地位和作用”“如何定位审美艺术的本质、审美本体的回归”“如何确立审美艺术的价值向度”“如何期许中国文化的未来”和“如何直面高科技对审美艺术带来的挑战和机遇”五个问题。庞井君认为,未来人类发展不是在技术牵引下的一意孤行,应该是人类依靠美的力量,按照美的法则建设出来的理想田园。我们要做的是在肯定现实的基础上超越现实,在承认科学的基础上利用科学,明确科学体系的界线和限度,找到审美体系发挥作用的领域和独特方式。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强调,今天的文艺评论与媒体传播密不可分。文艺评论在开拓新媒体阵地的同时,还要坚守传统媒体的学术阵地。另外,文艺评论包括口头形式和书面形式,如何以交谈、互动的方式,以访谈、辩论的形式传播文艺评论,是文艺评论工作者需要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他认为,好的文艺评论是紧密联系现实的,同时也是知识体系建设的一部分。文艺评论的发展,要高度重视年轻人,给年轻人平台,让他们发声、集体亮相,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王樽一直致力于电影批评写作,一口气为《看电影》杂志写作十余年的电影评论。他的评论少有设定,少有框框,但始终激励他不断提升自己的是这样的信念:如何超越自己、更好地诠释观点,如何让自己的写作总是给读者一种新的感受。

陈向兵从职业画家转变为美术馆策展人之后才开始从事美术批评,他在广东的油画创作、版画创作两个方面做了大量研究。他最为关心的是当代艺术创作和历史、和传统、和政治的关系。

黄永健认为深圳的文化是强调创新和碰撞的,具有对未来的指向性。他曾经创办过《38度评论》杂志和发明了诗体“手枪诗”也叫十三行汉诗。他认为深圳文艺评论敢于直面文坛的主流,敢于发出不同的声音甚至是相反的声音。

于爱成的批评写作放弃了严格的学术规范,采取了相对散文化的笔调、相对自由化的结构、相对随意性的感悟,再以新批评和叙事学方法结合主题、人物、情节、修辞等,对作品进行细读。

唐小林为青年评论家发声,希望更多的报刊杂志能够让优秀的青年评论有个亮相的机会。

北京文艺评论家代表张晶、白建春、刘琼、陈汉萍、李昌菊、赖洪波直言,深圳的文艺批评家充满活力,非常务实,敢于直面现实和问题,这是批评家最可贵的品质。张晶谈及深圳学者胡经之先生的“文艺美学”给全国的文艺批评领域带来的深远影响。刘琼指出,批评应该有及物性,理论建设的之后是目前文艺批评遇到的最大问题。白建春认为,批评必须坚守马克思主义美学立场,批评的最高原则是美学和历史的观点,而不是从感性出发;批评家本身是思想家,而不是艺术家。陈汉萍认为,深圳文艺评论正在逐步成为深圳文化构建的奠基性力量,在这个过程中,要加强文体建设和平台建设,进一步完善推选机制。李昌菊建议,深圳文艺评论可以更多地关注网络文艺批评,并在培养新人方面做一些培训,让年轻人能更快地脱颖而出。赖洪波感觉,与深圳的文艺评论相比,北京的文艺评论在文化符号的提取上还稍显不足。每个城市都应该有标志性的文化符号,这既需要理论建构,又需要批评家的共同努力。

此次交流会在愉悦的氛围中结束,北京和深圳两地的文艺评论家在如此近距离的深入交流中,增强了对地域文化和地域批评的认识。双方代表对接了文艺评论中的从理论到实践层面的若干问题,并且表示希望在今后有更多的机会互动交流。会后,各位专家交流投机,不愿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