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苑风景>>

用“心灵语言”写《春天的故事》

编辑:许可馨 来源:深圳商报 发布时间:2018-07-06

时值改革开放40年之际,我们有必要回望这片热土上那些潜心创作、不懈耕耘的文艺家们,搜索他们的创作旅程和心灵记忆,同时也展望他们的新期待和新计划。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今起特开辟“罗湖文艺再出发”专栏,将陆续讲述他们的艺术创作成果和艺术生涯,留下这份曾经共有的珍贵城市记忆,以一个艺术的新罗湖新天地,浓缩和折射深圳精品创作的灿烂星空。同时在昔日荣光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提升,创作出更多的精品力作。首篇报道推出罗湖著名词作家蒋开儒,聆听他以歌词记录巨变时代的心声,后期我们还将推出更多罗湖文艺创作者们的故事,敬请关注。

20多年前,深圳主旋律《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红遍大江南北,让大家认识了一位用“心灵语言”写词的创作者——蒋开儒。他写的歌词紧贴时代脉搏,以百姓的视角歌颂祖国、歌颂党,为深圳乃至全国的主旋律创作注入了一股“活水”。

近日,深圳商报记者对蒋开儒进行了专访。这位已83岁的老人精神矍铄、侃侃而谈,对创作始终保持激情让他看上去容光焕发。蒋老不为商业利益折腰,写词有自己的个性,同时也会为词作被理解而感动落泪。他说:“我是用‘心灵语言’在创作,说的都是心里话。当我的心里话被人接受、认可的时候,我非常幸福。”

用歌词讲述《这不是梦》

蒋开儒的作品曾荣获“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解放军文艺奖、中国广播文艺奖、电视文艺星光奖等多个国家级大奖,但蒋老却笑着告诉记者,自己是“半路出家”的。上世纪60年代,蒋开儒调到黑龙江省穆棱县文化馆工作。“我原来就是文艺爱好者,到文化馆之后就变成半专业作家。”从散文、小说、诗词,到曲艺、戏剧,没有蒋开儒不写的。“可以说达到了省级水平,但冲不出黑龙江。”

1979年,蒋开儒前往香港去探望分别30年的台湾亲友,说话方式的改变深深触动了他。“语言陡然就变了,到了香港,跟亲人说话用‘心灵语言’。”蒋开儒在香港停留了50天,经常写日记记录亲人间相处的点滴。“我与亲人们多年未见,有说不完的话,他们感动了就哭,他们哭了我就记,用写词的方法一共记了38首。”

蒋开儒选了3首寄给《北京文学》,让他惊喜的是,3首词全发表了。“原来我一直追《北京文学》,但从来没给我上过稿,这次3首全上太意外了。我同时还给《香港文学》寄了5首,也是全部发表。”回忆着往事,蒋老高兴得像孩子一样。“寄给北京的其中有一首叫《这不是梦》,是当时我姐在启德机场,抱着我哭着说出了第一句话,说‘这是做梦吗?’我们分别30年,从来都不敢想还能够团聚、拥抱,所以我用词回答她,《这不是梦》。”

尽管词作是在近40年前写的,蒋老仍然一字不落地把作品背下来:“这不是梦,这不是梦,我抱着春雨,你抱着春风,两颗心贴在一起跳动,冰雪悄悄消融;这不是梦,这不是梦,我抱着宝岛,你抱着长城,骨肉情化作一道彩虹,海峡悄悄相通。”就这样,因为记录亲人的团聚,蒋开儒首次以“心灵语言”写作,也由此走上了职业词作家的道路。

创作的歌词都是心里话

然而这种“心灵语言”在最开始是不被认可的,《春天的故事》便是。1992年,蒋开儒坐着火车来到深圳,这座迅速崛起的现代化城市让他文思泉涌,《春天的故事》歌词一蹴而就。“歌词我是1992年12月16日写的,1993年1月7日发表的。”蒋老对时间节点有着深刻的记忆。“我复印下来拿给王佑贵谱曲,他不认可歌词,我说这是说话,他说哪有这样说话的,让我改,我不改。”倔强的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年半,歌词也搁置了。

时间到了1994年,由深圳海王投资的广东省青春歌曲创作大赛开始征歌,5月31日截稿。在5月25日这天,蒋开儒找到了王佑贵,再次商量为《春天的故事》谱曲的事。“为了引起他的重视,我把歌词放大了三倍拿去找他。当时是早上9点多,他还没起床,懒懒地拿着歌词用他的家乡话湖南郴州话念,抑扬顿挫的,我说‘就这味道、就这感觉,就是说话’,他一下就来了灵感,一口气就写出旋律来。当天下午我就送到了征歌组委会。”

《春天的故事》由深圳女歌手刘绍文在广东省青春歌曲创作大赛决赛上首唱,1994年10月由董文华演唱的版本在央视首播,红遍大江南北。《春天的故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代表作,先后获得了央视第二届音乐电视大赛金奖、中宣部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金钟奖等奖项,成为获得国家奖项最多的歌曲。

“实际上我是在写我自己。”蒋开儒笑着说,“1979年,给了我家族的春天,让我们家族团圆。1992年,我来到深圳,看到了一个国家的春天。改革开放以深圳作为试验田,成功后辐射全国。所以说,我写的是自己,是心里最真实的感受。”

蒋开儒说:“改革开放之前,我写作品都是用别人的语言、别人的名字,别人的语言是指别人说啥、我就写啥,别人的名字是指都署名为集体创作;之后我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名字,《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都是我的心里话。”

2017年10月28日,第七届华人榜在美国洛杉矶揭晓,蒋开儒荣获“人文奖”,成为继庄奴后第二位获得该奖项的华人词作家。历届华人榜颁奖,获奖者都是上台做一两分钟的感言,而这次蒋开儒受邀做了20分钟的演讲。“我讲了《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中国梦》《我的中国节》4首歌,压轴是《我的中国节》,因为这首歌他们特熟。”

作品受到老百姓的喜爱

从事歌词创作30余年,蒋开儒的写作风格也一直在变化。“最开始我是在写故事,比较长,后来越写越短,是写一种境界、一种格局。”说到这里,蒋老眼眶湿润了。“我没有伏案创作,也没有经历过创作的煎熬,所有的歌词都出现在路上。我一边锻炼身体一边就出歌词了,回家就用手机记下来。”83岁高龄的蒋老从没停止过创作,他说是健康给了他保障。“之所以有灵感,是因为有冲动。虽然冲动属于年轻人、属于青春,但是我仍然有冲动的能力。很多作品都是头天告诉我题目,我第二天就出稿了。”

为了保持创作激情,蒋开儒每天都前往仙湖植物园散步,冬天坚持游泳,夏天打太极拳。而他所有的创作都是靠直觉。“我的创作没有规划,别人请我写词,我不会事先看资料,那样会有很多框框。我到现场去了、感动了,有灵感了,就用直觉写出来。”

无论是《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中国梦》,还是《我的中国节》《中国好运》《中华风情》,蒋开儒的作品都能受到老百姓的喜爱。但蒋老不写商业歌曲,他认为太浮躁。“叫我写歌,我不谈价钱,我追求的是美学,有多少人接受它。希望社会对词、曲、唱用平等的眼光来看,如果是商业操作,就把歌手抬得很高,作曲第二,作词最后,这样我会拒绝。”

印青、王佑贵、刘青、肖白……与许多著名作曲家合作,蒋开儒认为与自己最有默契的还是印青,两人合作过《走进新时代》《高天厚土》《江南谣》等多首作品。“我们的创作不需要沟通,他写的旋律就是我要的。”蒋开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