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创作空间>>

深圳舞蹈发展,路径与方向

编辑:许可馨 来源:深圳文学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8-07-31

近40年来,深圳舞蹈走过一条怎样的发展道路?现状如何?未来发展之路和方向何在?

7月24日,在第二届深圳舞蹈月期间,“深圳舞蹈创作与发展座谈会”在深圳奥林匹克大厦举行。

40余位舞蹈理论家和舞蹈艺术家齐聚一堂,纵论深圳舞蹈的发展历程,共话深圳舞蹈的荣光与梦想,展望深圳舞蹈未来的发展方向,繁荣深圳舞蹈艺术,助力深圳建设全球区域文化中心城市和国际文化创意先锋城市。

座谈会由深圳市舞蹈家协会主席林树森主持


深圳舞蹈具有开放性、时代性、先锋性

  张忠亮(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

近40年来,一代一又一代的深圳舞蹈人,用自己的坚持和热爱、心血和汗水,浇灌着这座城市的艺术花圃,树立起这座城市舞蹈艺术的坐标。今天,我们在新的起点上再出发,要探索一条有深圳特色的舞蹈艺术发展之路,并逐步构建起深圳舞蹈的理论体系。

如何认识今天深圳舞蹈的特色和定位?我认为可以归结为“三个性”:开放性、时代性、先锋性。

一是开放性。这首先表现在深圳舞蹈家特别是早期开拓者,许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舞蹈精英,他们不仅带来了一流的创作理念和丰富的创作经验,也带来各地各具特色的文化。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深圳舞蹈迅速崛起,一时为全国所瞩目。其次还表现在深圳毗邻港澳,对外交流频繁,这直接影响了深圳舞蹈的形态,使之具有独特的开放性和世界性。再次,深圳的舞蹈艺术有一种天然的包容性,海纳百川,能够容纳各类舞蹈品种和舞蹈样式,创新不断。

二是时代性。尽管深圳舞蹈包罗万象,但始终有一个主脉络,就是时代性。深圳舞蹈创作中最有代表性的优秀作品无不与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息息相关,并且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

三是先锋性。深圳地处改革开放前沿,青春、创意、时尚是其鲜明特色,这也为舞蹈艺术打上深深的烙印。从早年旅游舞蹈首开先河,到今天街舞的繁荣就是很好的说明。

从深圳实际出发,我们应该打造现代舞和当代舞的“高地”,以此形成深圳舞蹈的特色和品牌。这当中,我们要正视自己的不足,比如目前紧扣时代主题和社会现实的作品还比较少。一个作品,不仅要注重形式和表现,更要注重思想和情感之“魂”。“深入生活”是关键,没有深入生活就不可能有突破性的精品出来。我们舞蹈编导和舞蹈演员,要经常深入生活,激发灵感。

怎样走出一条深圳特色的舞蹈艺术发展之路?深圳舞蹈月给我们一个启示:就是要用好舞蹈月这个平台,有针对性地设置项目,发现人才,培育精品。要发挥好政府资源和市场资源两个积极性,汇聚各方力量,共铸深圳舞蹈新辉煌。

舞蹈精品创作关键在选材、出情、造势

刘兴范(深圳市市文化馆馆长)

多年来,深圳舞蹈人不断致力于寻找深圳的文化印记,力图打造出为全国舞蹈界认可的、代表深圳的优秀舞蹈作品。但是,现状还是不容乐观,为人认可、有影响的舞蹈作品还是不多。要想创作出真正代表一个时代之风貌、引领一个时代之风气的文艺精品,需要不断创新求精,始终追求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文艺精品需要经得起时间考验,经得起市场筛选,是历久弥新而长久不衰的,是深受喜爱而催人奋进的。

如何创作文艺精品?第一是选材,选择那些能够表达独到情感的、有情感共鸣的题材。比如,我的早期作品《复活》(人和皮影偶人的三人舞),就是源自情感共鸣,于1996年荣获第六届全国群星奖金奖第一名。第二是情和势。情和势是舞蹈最重要的两个概念。艺术作品不出情绝对完了!张继刚编导的著名舞蹈《千手观音》,300双手一伸,就成了经典的造势。

期待深圳舞蹈的第二个春天

杨素贤(深圳市群众文化学会会长)

深圳舞蹈艺术发轫于1980年,至今已经走过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深圳舞蹈萌芽期(1979年-1989年)

1980年代,深圳建市初期的舞蹈主要是群众舞蹈。1981年,深圳文联成立。由于舞蹈家人数不足,当时文联只设了“音舞小组”,直至1984年才成立深圳市舞协。1986年,深圳艺术学校创办;1987年10月,深圳歌舞团成立。可见,1980年代深圳舞蹈活动多是由市、区两级文化馆承办、各系统参与的群众性舞蹈创演活动,参与面广,作品数量多,也推出了一些好作品,但总体来说欠缺精品力作。

第二阶段:深圳舞蹈兴旺期(1990年-2003年)

这个时期,深圳一批专业艺术团体、机构的成立,为推动深圳舞蹈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90年起,华侨城先后成立了四大艺术团,和深圳歌舞团一起形成了专业的舞蹈发展格局;1993年深圳艺术学校升级为中专学校,2001年深圳大学舞蹈编导系成立;同时,全市六个区文化馆先后建成使用,港龙舞蹈等一批社会组织和文化企业逐步兴起。

这个时期,人才引进为舞蹈的创作和繁荣凝聚了更大的活力。深圳歌舞团从总政、北舞和各地专业团体,招聘了一批专业舞蹈演员,深圳艺校和深圳大学、中小学引进了一批知名的青年舞蹈专业教师,六个区的文化馆也招入一批具有国家一级、二级资质的舞蹈编导和舞蹈演员,舞蹈领军、专干多是来自专业舞蹈团体的高职称人才。

这个时期,深圳的舞蹈创作逐步走向繁荣,引起了全国的关注。深圳歌舞团的《深圳故事•追求》与《祖国,深圳对你说》获得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和文化部“文华奖”,时任华侨城民族艺术团编导的林树森的《穆斯林礼赞》获得21世纪经典舞蹈提名奖,华侨城创演的《龙凤舞中华》《创世纪》等大型歌舞晚会获多项国际殊荣,深圳艺校、深圳大学创排的舞蹈分别在历届桃李杯、荷花奖及全国大学生艺术节中取得骄人成绩,深圳高级中学在教育部举办的全国中小学艺术展演中取得“六连冠”,深圳的群众舞蹈在第四届全国群星奖评选中获得广东省第一个“群星奖金奖”;刘兴范的《守望桑田》、谭晓洪的《根情》、金燕的《醒莲》、蒋立秋的《桅杆上的凉帽》在第十届全国群星奖评选中获金奖,谭晓洪的《客家母亲》获银奖,詹晓南的《奔向阳光》获铜奖,轰动了全国群文系统。之后,莫梓材的《传人》与王昭的《城市•家》也先后获得全国群星奖。此外,深圳国标舞从1998年开创以来,越做越大。这期间,政府重视、市区联动,扶持机制畅通,专业人员执着追求和创业激情高涨,深圳舞蹈创作取得了繁荣。

第三个阶段:深圳舞蹈稳步期(2004年至今)

院团改革之后,深圳歌舞团交给华侨城经办,二者承担了深圳市近十几年来对外文化交流的重任。同时,另外几个板块舞蹈纷纷崛起:一是区文化馆与市文化馆联动,大力探索群众舞蹈创编;二是深圳校园舞蹈飞跃发展;三是深圳国标舞成为“全国之最”,在专业化与产业化发展方面起着先驱作用。这个阶段,深圳各类舞蹈根据自己的特点稳步发展,但由于舞蹈专业团队有所削弱,也就很难达到更高的艺术高度。

深圳是一座国际化的前沿城市,思想应该更加开放,机制要更加创新,在艺术机制的设立、政策的扶持等方面应该走出一条新的路子:一是引进与培育深圳舞蹈人才相结合。二是健全舞蹈激励机制,譬如设置深圳艺术创作或表演扶持基金,设立符合创作规律的资助机制。三是培育与扶持民营舞蹈团队。譬如,实行民办公助的政策,通过定期考评,资助扶持民营艺术团队,使之成为专业艺术院团的重要补充力量。四是建立舞蹈学习、展示的平台。深圳本地的艺术节可以借鉴香港艺术节,加强展示宣传推介深圳本土艺术团队。五是建立相应文化互动机制,加强与国内外同行的交流与和互动。六是保障一定的经费资助。我们认为,如果从人、财、物、平台到机制等多个方面加强扶持,深圳舞蹈的第二个春天就会来临。

深圳舞蹈的未来发展应该朝现当代走

高成明(国家一级编导、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广东舞蹈家协会顾问)

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应该具有最前沿的发展观念,应该极具开放度、极具创新性,怀有包容当下所有发展现状的胸怀。深圳舞蹈要找到自己的定位,走出更加符合城市气质和区域定位的发展路径,但是有“两个胡同”是不能走的。

一是过于规范的,过于套路的,比如民族民间舞、古典舞甚至芭蕾舞等传统舞蹈类型。深圳舞蹈从业者很难在这些方面做出突破,而应该以开放的心态,融合创新,形成有机衔接,创造出新的舞蹈形态、新的舞蹈样式、新的舞蹈品格。二是不要陷入“全国各地有什么,深圳就也得有什么”的套路思维。

深圳未来的舞蹈发展应该是朝现当代舞这个方向走。深圳创编的民族民间舞蹈也要以深圳的形态出现,对于空间、节奏、形式等有独特的理解和把握,显示出深圳的特征和个性,不同于北京、上海,从而才能走到全国甚至世界。除此之外,我们也要掌握好现代和传统的关系。年轻的舞蹈编导应该在敬畏传统的基础上,应该学会“化”,使之产生一种新意,产生一种和过去完全不同的感觉。这样,深圳将会出现与城市气质相匹配的、现代化的、创新性的文化氛围和舞蹈状态。

当代舞创作应符合时代主旋律

莫梓材(宝安区舞协名誉主席)

与其说是深圳选择当代现代舞,不如说当现代舞选择了深圳。现当代舞追求鲜明的艺术形象和丰富的民族审美情趣,反映当代中国火热的时代生活。这与深圳非常契合。深圳是创客之都、创新之城,最强调的精神就是创新。现代舞也提倡创新,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永远求新求变。这与深圳精神又是多么一致。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现当代舞尤其是当代舞也是最年轻的舞种。想一想,一个年轻的城住着一群年轻的人,欣赏和跳着一种年轻的舞,会迸发出多么绚丽的火花呢?

我们应该用当代的社会精神、当代的审美观,注入作者的头脑,客观审视,并且以此用新的审美来创作舞蹈。当代舞要更加贴近时代的主旋律——也就是社会的主流文化,贴近当代的人性,反映当代人的生老病死与喜怒哀乐。当代舞符合时代主旋律,不是要概念化。有的作品可能是比较直观一些,有的可能比较隐讳一点,但它是健康的,表现人善的一面。或者从批判的角度,表现恶的一面。

当代舞的另外一大优势,就是表现形式,在舞者的形态、舞台的利用甚至舞种的风格上都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例如,我为福永街道万福民工街舞团所创编的《快乐的建筑工》,就是借助工人的劳动形态融入街舞的律动和魔幻般的魔术。魔术、街舞和杂技三者相结合,使之别具一格,获得了国家创意大奖,全国演出500多场;申报国家艺术基金,获得所有评委全票通过,收到100万元的资助。

作为一个专业的编导,我认为当代舞不是“一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还是要在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基础上,通过优良的编导技巧,编导出章法严密的艺术作品。

合力助推深圳青少年舞蹈发展

   高洁(深圳市舞协副主席、高级中学集团艺术中心主任)

青少年文明素养的高低,折射着一座城市文明程度的高低。所以,青少年舞蹈教育离不开青少年文明素养的培养。在青少年舞蹈人才的培养中,育人是非常重要的,思想性、审美性、科学性和健康性这几方面是青少年舞蹈发展的核心。

经典的舞蹈作品出自优秀的舞蹈人才,优秀的舞蹈人才源于出色的舞蹈教育。深圳青少年舞蹈队伍的发展需要政府的资金和平台的支持。希望深圳文化系统和教育系统联合,加大青少年舞蹈教育的经费资助,实施“人才培养计划”,建立“舞蹈村”与舞蹈工作室,凝聚深圳舞蹈力量。

高校联动社会开放式培养舞蹈人才

      张月龙(深圳大学师范学院舞蹈系副主任)

深圳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创办于2001年,至今大概培养了400多名毕业生,近65-70%的毕业生在深圳工作。2001年到2009年,深大舞蹈系致力于教学提升,教师从3位增至15位,并建立音乐舞蹈学一级硕士点,但与社会接轨较少。2010年到2017年,寻找办学定位、特色和方向,与社会的结合也越来越紧密。

深大舞蹈系和市舞协、市群文学会联动打造了《月照围楼》《梦开始的地方》《弟子规》等剧目,还组织、参与一些舞蹈比赛与对外交流活动,把教学和社会实践、学生就业等结合起来。部分科研课题直接和社会挂钩。2017年之后,深大舞蹈系将从舞蹈教育、舞蹈创作、对口平台以及舞蹈理论及科研项目等方面,和深圳舞蹈界加强合作,开放式培养舞蹈人才,共同推动舞蹈艺术发展。

基层文艺工作者贵在坚持“五个一”

苏曼(深圳市舞协副主席)

坚持“五个一”,对于基层文艺工作者至关重要。一是“一条路”。深圳专业院团和院校、各事业单位、各街道和各单位以及热爱舞蹈的热心人共同支撑了这条路。二是“一盏灯”。所有的艺术创作和门类都离不开经费的支持、领导的鼓励、前辈的引领。三是“一颗心”。不忘初心,秉持热心,认真用心。四是“一方土”。培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的一方热土,让人才在深圳扎根、成长、开枝、散叶。五是“一面旗”。打造深圳舞蹈的一面旗帜,使之飘扬在全国、全世界。

努力打造优秀街舞作品

颜庆(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深圳联盟主任)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创新求变,活力时尚。目前,深圳热爱、学习街舞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青少年,他们希望成为职业舞者和教师,去教学育人,传播街舞文化。深圳街舞传播了正能量,同时也面临一些发展瓶颈:创编手法单一,过于炫技。很重要的原因是,大部分从业人员没有受过专业的舞蹈编导学习,创编不出有艺术高度的作品。

接下来,在深圳市文联领导下,深圳市舞蹈家协会将成立街舞委员会,培养、提高深圳街舞人才的编导能力,创作出更多具有深圳特色的、有故事性的、有情感性的、带着深圳城市记忆和人文积淀的优秀街舞艺术作品,登上更高的舞台,用世界的语言来讲述深圳故事。